咦?这个红色按钮是干嘛的?

Author:红色按钮
排列组合杂食党,社恐怕生,非常慢热
所有内容请勿随意转载

【授权翻译】【AOS】生活是满满一碗桃子 7(McCoy/Kirk)

标题:Life is Just a Bowl Full of Peaches 生活是满满一碗桃子
原作:Star Trek: Alternate Original Series
作者:evilwearsabow
翻译:红色按钮
校对:吞吞无名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666838
全文分级:NC-17
配对:McCoy/Kirk Chekov/Sulu
本章摘要:你会为我做什么……—歌唱—

Chapter 7

    Jim决定骑着他的摩托去日落大道兜风,它是一辆有着奶油色装饰的黑色机车,他穿着他最爱的黑色皮夹克迎着炎热夏日和凉爽的加利福尼亚微风,这是他除了雪天以外最爱的天气。当然他的耳机大声放着他最爱的红辣椒乐队的歌,但为了安全他只戴了一个耳机。
    在拐角处停下喝了些咖啡,他从一个女孩手上买了一些为环保而卖的罂粟花。
该死的,为什么不呢?
    他的咖啡超级甜,但是却没加多少牛奶,因为他不能喝太多牛奶,这不适合他。老实说,他花了太多时间在家里和佐治亚的靓仔聊天。
    虽然最令人惊讶的是,5天过去了,Leonard还没有回应他的调情,实际上,他几乎不愿意继续那些超越对话的内容。
    所以,现在Jim需要出来走走,咖啡、阳光和西海岸的空气。
    最显而易见的可能是因为慎重,确定他进入他生活中的可能性,尽管他们活在当下。
    事实上,Leonard不是双性恋,不完全是,而且很可能不被Jim的性感所吸引。
    伙计,他试图维持镇定,假装这对他没什么差别,但是,他早已为这个医生疯狂。然后一些愚蠢的东西,比如性别之类的,把这一切都搞砸了。
    去他妈的生活。
    这种时候他希望自己是个女性,他从没说出过口,而且永远也不会做变性手术或者在精神上足够强大到去做这个。但是如果有一种方法可以神奇地改变他的性别……
    他会这样做。
    所以,现在Jim暗自责骂着自己愚蠢的想法。
    虽然现在有大量的时间,现在才下午1点,而在佐治亚还有2小时才到下班时间。时间有些早,他只想整理下思绪,想想应该和Leonard说什么。
    该死的,他该说些什么?
    他怎么能像这样开始谈话?
    整个世界可能都不会知道,这是他自己才能解决的问题。
    最终,在经过一小时内心小剧场般的自我斗争后Jim回家了。
    他发现他的Skype已经被轰炸了,就像他的压力还不够大似的。
    LHMcCoy:嘿,亲爱的,今天实在太热了,所以我提早收工了,还给了工人一天的工资。不能让他们在这该死的条件下工作,你看到了随时给我回消息或者视频,我在这儿享受空调。想你;)
    哇喔,好吧,那不是柏拉图式的,但它并没有真的让他在这个问题上纠结太久,他们经过了5天兄弟般友好的逗乐。
    Jim花了一点时间来输入,然后不情愿地发送。
    DoctorJ_babe24:嘿。
    LHMcCoy:工作怎么样?
    DoctorJ_babe24:哦,还好,就只是平常那样。你想要视频聊天吗?
    -LHMcCoy发起一个视频邀请-
    Skype的提示音响了起来,那烦人的声音和所有熟悉的铃声传达到他的耳膜,Jim立即应答。
    Leonard的太他妈帅了,解开的格子衬衫里背心下的是结实的肌肉和宽阔的肩膀。他妈的。他38了,皮肤古铜,肌肉虬结。
    怎么了?!神啊,这令人难以置信,Jim几不可闻的清了清他的嗓子,经受着这个火辣的穿着牛仔裤的乡村男人的折磨。
    注意,这不是说他自己平常不穿牛仔裤,只是它们通常卷在脚踝或搭配漂亮的网球鞋。他眼前的景象完全相反,Leonard把他穿着皮革靴的腿翘在桌上,拿着一杯冰饮,这时Bones开始解开他的腰带,而Jim终于记得这家伙是什么做的了。
    物理学家瞬间软化了,然后提醒自己他的特点。所以,他随意地招了招手,温和地笑了。
    Leonard笑了,比Jim的微笑更灿烂、真诚,眼神流露出赞扬。“嘿,亲爱的。我刚好在想你,希望一切都好。”Leonard眼神里有什么东西在告诉他,Len已经知道有什么发生了。
    “是——是的,都很好。所以我猜今天农场太热了?”他很快转换了一个话题,他为自己专业的回避而感到骄傲。
    Bones喜欢像娃娃一样的他,他看起来似乎并不介意,但还是谨慎地回答,“是啊,我是说温度没那么糟糕,尽管还是窒息而且又闷热又潮湿。就算是我这么健康的人都几乎没法呼吸了,我的好多工人还吸烟。”
    Jim理解地点头,用手指拂过他金色的头发。
    “好吧,我只能想象。Jo怎么样?”
    再一次,他又让话题远离他自己,所有这些,他最后想要的只是从这种感觉中走出来或者表现得冷漠些。
    现在,Leonard总是不太情愿给太多关于Jo的信息,Jim不是真想责怪他。一点也不。农夫一直被证明是个难以置信的好父亲,Jim绝对不想让他感到不舒服。
    所以,这激怒了他,Leonard的脸上露出了些微不爽的表情。
    “嗯,她很好,只是和她朋友在商场,然后,做些你知道的事,然后又一次外宿。”点点头,转转眼珠,因为她的年纪越来越接近青少年。Joanna最好的朋友,Carmen,有一个非常好的母亲,她就在附近的一所小学工作。这让他感到安心,至少大多数时候他都可以相信她。
    “所以,在一个像这样炎热的晚上,没什么可干的。我想问,亲爱的你怎么样?你看起来有点……”他暂停了一下,努力找一个恰当的词,“累?紧张?”
    Jim瞬间变得惨白,他的眼神看起来也有些惊恐。然后他咬了咬嘴唇,轻微的颤抖着。“啊……不,不,这不是……”手指穿过他的头发,他的脸颊,然后他交叠手臂让他看起来像是抱住了自己。
    “呃——”他慢慢低头,把他的视线移向杯子里。“没什么?一点事都没有?”他用拇指和食指做了个加号。紧皱的眉头和漫不经心的眼神。
    “我只是……”
    “嗯?”
    “我不知道,每次我张嘴我都觉得自己听起来像个混蛋。”
    “噢,拜托,Jim……”
    “好吧……”
    “Jim,我已经老到不喜欢拐弯抹角的废话。所以,只是和我说说好吗?我在这里,在我发现到底发生了什么之前我哪都不会去。”这开始变得有些严厉和傲慢,但却演变成了某种甜蜜的南方宣言。Leonard哪都不会去,Jim根本没什么好担心的。
    或许吧。
    “Bones……Leonard,我,也许我们不该……也许这整件远距离和互联网的事……我们现在拥有的这一切……都不是个好主意呢?”
    Jim没有看摄像头,所以不知道Leonard脸上出现的痛苦表情。
    “你知道,我会接受的,可只是……”他的声音变得如此痛苦而温柔,最终Jim看向了他,并震惊地看到了受伤的表情,他想要阻止Leonard,但这男人还是继续了。
    “如果你能给我一个好理由的话。”这是乡村医生的表情开始变得严肃,Jim有些难以置信。
    “说真的,我以为你已经有答案了,Bones。”话一说出口,他就有些后悔。
    “什么?”
    Jim试图扭转他说的最后那句话,“该死,我的意思是,我只是觉得……”
    “你觉得我并没有严肃对待这件事。除了‘这个’决定有多疯狂。”他将一根手指移动到胸膛和摄像头之间,以表示他们的关系。受伤的眼神,让Jim以熟悉的方式心跳加速。
    “不,不是那样的,我只是觉得也许你只是……你只是不再被我吸引了……”
    “Jim……”Leonard看起来就像他要开始拒绝游戏,但是Jim举起一只手阻止了他。
    “等等,听着,我不会怪你的Bones。真的,只是有时你不能和某个你单方面有感觉的人在一起。”
    除了他,事实上,这几乎从没发生过。(虽然它有帮助,但性和谐是必须的。)
    “所以我就推测,如果你真的不能被另一个男人所吸引,我理解。我真的理解,如果你做不到,我也不会因此而生气,我,因为我……”但这仍会让人心痛,而且将持续下去,因为谁又能不被伤害呢?
    Leonard只是静静的,瞪大着眼睛看着,然后……现在安静的都能听到空调嗡嗡作响的运转声。
    Jim把这当作他的回答,看向他的床铺,就像这是他得到的答案一样。
    “好吧。我认为……”
    “不,等等,这根本不是你以为的那样,我不知道你该死的是从哪发现的。因为我确信我从没告诉过你我的感觉……好吧……我们这周以来每晚都在不停的视频聊天,所以我假设这其实已经很明显了。”
    好了,现在他感觉自己像个混蛋。
    “什……什么很明显?”他试图改变自己的混乱状态。
    “显然我对你有感觉,觉得你比佐治亚6月的天气都要火辣。”他笑了起来,害羞地挠了挠他的后颈,对一个可爱的家伙来说在这件事上他还真不怎么聪明。他确实聪明,但他可能有些太依赖直觉了。
    Leonard觉得他也是一样的……
    “等等,什么……真的吗?!”
    “神啊,别让你变成自我怀疑的类型……”
    “我不是!”他飞快地结结巴巴地说。
    “至少通常不是这样……”
    Leonard的表情看起来有点怀疑,Jim则依然有点紧张。
    “只是,你,你知道……那么火辣,光彩夺目,我是说……看看你!”他指着屏幕,然后用手指快速地摸了摸他的鼻梁。这比他原先猜测的要好,现在看起来引起了Leonard的兴趣。
    不飞则已,一飞冲天,这是Jim的座右铭。
    “你的脸上有尘土,我想你房间角落里有一顶牛仔帽,或者别的什么,我一想到那东西就该死的硬,你……戴着那帽子……
    或者像,想着你做任何事情的样子……这让我内心疯狂,这简直太不真实了。这已经超出了书本的范围……”Jim像个得了相思病的少年般继续喋喋不休地说着,而Leonard瞬间就脸红了。
    “我明白了,真的……亲爱的,相信我,我懂了。”
    “真的吗?”
    “我从没想过我会如此被吸引,从没想过,即使有时候你的头发看起来就像是被卷进了一台烘干机里。或者当你懒得脱下实验室的外套就睡觉的时候……”
    Jim脸红了,仍然局促不安地用手指搅着他的衬衫。
    但是Leonard以他想不到的方法停止了对话,以防万一他起身关上了卧室的门。然后回来脱光了上衣,露出了强壮的被晒黑的胸膛。
    他全身只有牛仔裤、靴子,没有皮带。
    Jim几乎垂涎三尺。
    “呃我呃……哇喔……你……”
    “是的,是的,亲爱的,我肯定。不如也脱下你的衣服怎么样?”
    什么时候开始Jim变成对这些事情害羞的那个了?通常他才是先脱光、先调情的那个。但在这里,他光看着这个赤裸的、口音浓重的乡村农场医生就硬得像石头一样。
    他考虑做一个连击。
    “好,好的,好的……”Jim有几周没有锻炼了,他有点苍白,但不是像鬼魂那种白,所以他没那么尴尬。当然,也不是他更希望的那样健美。
    尽管手有些颤抖但整个动作都是平滑和流畅的。现在Jim自在地脱了他的衣服和卷边卡其裤。
    Leonard再度安静了,他盯着Jim,就像Jim的不安还不够似的。
    “哎呀,亲爱的你还漏了点东西。”这个清晰的小牢骚震动了他的脊椎,让金发先生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是吗?我也可以对你说一样的话。”眨了眨眼,他的双手镇定地放在椅子的把手上,可他连最细微的动作都做不了。
    从技术上来说,通常他只会触碰自己并用他的身体展示性的艺术。
    他甚至无法控制自己的/任何一部分/,无法愉快而自信地露齿而笑,Jim只是紧张地咬着自己的嘴唇。
    Leonard觉得这是他能想象到的最火辣、新奇和不确定的景象,激动的他完全性奋了起来。硬度在他穿旧的蓝色牛仔裤里增长,他想知道加州宝贝需要什么。
    “如果我给你看我的,你就会给我看你的吗?”尽管他内心十分紧张,可最终他还是主动问道。
    “当然,Bones。”Jim的声音里带着喘息,Bones慢慢地脱下了他的牛仔裤,露出了里面的海军拳击内裤,Jim在心里对那些非品牌的东西做下注释。就算他认识设计师也没法帮他了,老实说,就算他最好的内衣都被击倒了。
    桌子已经被转了方向,Leonard把这些做得很酷,Jim在期待中颤抖着。
[这里有段内容涉及NC-17,请移步SY或者AO3]
    当他的电话响起来时Jim正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几毫秒后的几乎同一时间Leonard的电话也响了。
    他们接起电话,在许多方面此刻他们都是无助的。
    Leonard的电话是Joanna询问明晚是否也能外宿,而Jim的老板想问他明天是否早一小时来上班。
    当他们挂断电话时,他们意识到视频仍然连接着,这为今夜带来了一个可以取笑对方的游戏。
    还有什么能更好吗?
    高潮和友好的奚落,Jim爱这个,他感觉Leonard也同样喜欢。
    “所以,为什么……为什么你五天都友好得几乎就像兄弟一样?”
    Leonard表情柔和,把他的眼神从屏幕上转移到别的地方。
    “好吧,你刚刚告诉我你已经习惯被人只当做可以一夜情的对象,或者一个好情人。可是……这听起来很愚蠢,伤感得要死……你对我来说意义重大。比调情和性更重要。”
    老实说,Jim无法说话,他惊讶地有点窒息。
    “哇喔。”Jim勉强地呼吸。
    他们分享了短暂的沉默。
    “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再一次,温柔的勉强的耳语。
    “好吧,该死,这是第一次嗯?”
    更多笑声随之而来,甚至比晚上的休息时间还多。

作者的话
    哇,不得不增加一些肉。没有肉怎么能算是E级!还会有更多的肉,我保证。lol当然也会有一些好的情节!谢谢大家的支持,这超棒,我已经在为接下来井喷的几章努力,我希望你们喜欢家庭感的小东西。-飘走-

-TBC-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