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这个红色按钮是干嘛的?

Author:红色按钮
排列组合杂食党,社恐怕生,非常慢热
所有内容请勿随意转载

【授权翻译】【AOS】生活是满满一碗桃子 8(McCoy/Kirk)

标题:Life is Just a Bowl Full of Peaches 生活是满满一碗桃子
原作:Star Trek: Alternate Original Series
作者:evilwearsabow
翻译:红色按钮
校对:吞吞无名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666838
全文分级:NC-17
配对:McCoy/Kirk Chekov/Sulu

Chapter 8

    就像McCoy家的每一天一样,Leonard早上4:30起床。他习惯于少量的睡眠和一天辛苦的工作,然后,和Jim聊天,比应该睡觉的时间更晚才睡觉。
    然后重复。
    他启动了他的咖啡机,查看了一下还在睡觉的Joanna,准备了一碗加了剩下的饼干的粗玉米粉。完美的能量食物。
    Joanna会待在家里,在她开着空调的卧室里玩耍。这是他厌倦了这几天漫长的生活的原因,他不知道她在做什么,即使他知道她在哪里可他还是担心。
    单亲父亲没有任何办法。
    他一天的工作从办公室工作开始,签了一些关于货运卡车价值的文件。一些沿着公路运到帮他做桃子加工的朋友那里。他有这样一个朋友,他把标签和罐子都弄得非常可爱。另一半留在他路边的帐篷小店,还有一些送到当地的杂货店。
    这就是一个桃农的一天。
    通常,他的工人们直到8点才开始“摘桃子”,这是室外阳光最完美的时候。所以Leonard会早点开始。他觉得这真的是一份不错的粗重工作,让他充满了感情和思想。
    他感激这农场生活中最不让他感到压力的那部分。
    成为一个医生意味着总有些东西压得你喘不过气,不断的修正、驳回还有官僚主义。
    他没有错过那部分。
    还有精神上的挑战,他因为些让他强大的大脑高速运转的东西而头痛不已。
    在这个充满活力的日子里,太阳如此明亮而温暖,他迷失在思考他和Jim维持的关系中。昨晚他们又一次通过摄像头有了一次超棒的性爱,尽管他们这几周来一直在做这件事,他们依然不觉得腻。
    失去了体验,永远不会失去他的欲望。
    “Karuuu!”一声近乎于啜泣的声音,从接近工棚的地方传来,Leonard跳下他的梯子,拍了拍手上的灰尘。把手套插进他蓝色牛仔裤的口袋里。
    “别动Pav',不然我会让它进到你眼睛里去的。”一些扭打和喘息呻吟。
    “Karu!好热,为什么这么热?”响亮的带着口音的感叹,让工棚中的另一个人发出温柔的叹息,Leonard猜那是Hikaru Sulu。他没猜错。
    “噢,对不起宝贝,我想我把它落在车……”Leonard转过拐角看到Hikaru在工棚边,非常近地压向一个卷发少年。正给苍白的东欧口音的孩子涂着防晒霜。
    “噢,上帝,McCoy先生……”Hikaru拉开距离,Chekov瞪大眼睛看着交叉着双臂的Leonard。Len看起来不太高兴,实际上,他看起来脾气暴躁、而且相当恼火。
    “这该死的在干嘛?”他慢吞吞地说,Pavel迅速把上衣拉了下来。“我很抱歉Karu……”Hikaru举手阻止了Pavel,皱着眉一脸严肃。
    “有问题吗,McCoy先生?”Hikaru的眼神坚定,紧握拳头,向前走了一步。
    “你们他妈在干吗?啊?”Hikaru脸色瞬间惨白,Pavel被佐治亚的太阳晒得一脸汗水,满脸通红。
    “McCoy先生!”Hikaru现在看起来愤怒的反感,但很快,Leonard微微笑了,因为他没法保持欺骗他们的愤怒表情。他轻声笑了。
    片刻的困惑,然后:
    “他妈的,在工作时间?你知道现在是采摘时间吗?”Leonard忍住笑,双手插在后袋。
    Pavel犹豫地看了看Hikaru,又看了看Leonard,Hikaru如释重负松开了紧握的拳头。
    “我认真的,McCoy先生,你真是个混蛋……”
    “好吧,你不应该在工作时间胡闹,所以这个时候我拿你开玩笑,我觉得挺开心的。希望你也一样。”
    “目的很明确啊,McCoy先生。”Hikaru的表情有点尴尬,不过Pavel灿烂的笑了。“拉确实不错,McCoy先生,我很犹豫要不要来找Karu。现在看来介没理由……”
    Leonard挥手打断了他,“不,只是,你俩回去工作。我得为这里的每个人树立榜样,不能把这个农场变成某些实习生的狂欢。”
    Hikaru看起来更尴尬了,即使Leonard转进拖拉机棚时他和Pavel还在笑着。
    这些孩子啊。
    这让他想起了Jim,只是一点点。
    Scotty今天来过了,帮他修好了他最好的拖拉机,苏格兰老技工是个很棒的伙伴。他们笑着喝了些甜茶。(Scott肯定在他自己的瓶子里加了烈酒,Leonard什么都没说。这家伙是全家的朋友。)
    “尼试过在尼的茶里放桃子吗?”
    Scotty得意地笑,在他加强过的引擎罩上撑起腿,那看起来实际上是台留着发动机的拖车。Leonard丝毫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但他相信这男人,在生活中也是一样。
    “妈的Scotty,你想把我变成怎样的南方人啊?”下午肥料和润滑油的味道贯穿着整个车棚。谁要是觉得种植桃子会有不错的味道,那他都是个无知的骗子。
    虽然也会有闻起来不错的日子。
    “嗨,精明的老朋友!我妹法想象这世上没了你……和美国桃子。”噢,机敏的欧洲人让Leonard快活的转着眼珠。“噢,苏格兰羊杂碎是皇室的第一选择。”
    “喂,我决定退出……”
    “好吧,这对我的祖先来说不是太好,是吗?”Leonard歪了下他的帽子,Scotty隐藏的幽默因为这个主题而反感的皱眉。
    “该死的英格兰人。”
    Leonard没法解决这个,他大笑起来,“好吧,伤得你够多了。快修完这个,我要请你吃午饭。”
    “噢,真是的,你觉得我像个饥渴的少女吗?还是那些你叫来采摘的工人?”
    Scotty最后看来要修理那该死的东西,所以现在农夫可以去检查一下他的最近录取的新员工。来回有一英里,不过没什么好担心的,他需要时间向他的工人们问好,问他们是否需要些什么,他设置了一台水冷却器,并安排他们休息。
    这不是一份太难的工作,比任何事都紧张,但Leonard知道如果他是个医生,那一定会更糟。
    所以,他在脑海里回忆着他分配Hikaru本周在哪工作,然后循着那带着口音、吱嘎作响的噪音找到了它们的常规位置。俄罗斯人和一个日本人,多么有趣和讽刺。
    McCoy看着他们单独在梯子上,谢天谢地,但Hikaru看上去非常激动,还有一点……生闷气,Chekov则小心翼翼。
    “噢,好了,是McCoy先生!”Hikaru只是呻吟,Chekov继续说。
    “Hikaru完全被一个桃子小偷愚弄了,他有点尴尬!那小偷就在那儿呢,我认为他会从你的院子里拿一把椅子……”
    “是啊,他肯定不是本地人,一个十足的混蛋。大概。我不回去。”Sulu这句话的结尾有种让Leonard无言以对的语气。
    “噢,拜托,这是佐治亚中部,怀疑这男孩就太严厉了。”Leonard哼了一声,就像为了发现行凶者那样环顾四周。
    “真是个混蛋,叫我‘桃丸(momomaru)’,还像只该死的孔雀那样在我身边走来走去……”
    “桃丸(Mowmowmare-u)?”
    “是的(da)!这个词的意思是圆圆的桃子!超可爱!”Pavel看上去被逗乐了,Hikaru在一边发着牢骚。
    “嗯,好吧,我会去找他的。就坐在那吧,如果你们看到了什么可疑人物就告诉我。”Leonard不觉得那是一个真正的威胁,或许是有一些品行不良的年轻人。他歪戴着他的帽子,整理了一下他有点从他的肩膀上滑下去的格子衬衫,去找这个“小偷”。
    这并没有花多少时间,他的摇椅确实被用了。三、四个吃剩的桃子散落在地上,旁边躺着一个狂妄的男人和他的男士钱包。这家伙的后脑勺看上去很眼熟,所以,他叹了一口气。
    “嘿,你知道那些桃子是必须称重后付款的吧?”这是一个小小的嘲讽,不过其中暗含的能量确实充足的。
    当那个男人转过头来时,Leonard像个青春期的姑娘那样屏住了呼吸。
    “是吗?我保证我会付所有桃子的钱,但是你得带我去约会。”
    “Jim……”
    金发先生眨了眨眼,然后开始大笑。
    “神啊……是你,你是怎么?在哪里……”Leonard结结巴巴地说,相当惊讶。Jim现在,正在这里,比他想象的要高一些,只比他矮了一丁点。微笑,大笑,他真是该死的漂亮,他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冷静下来Bones,我做了个疯狂的猜测,然后好吧……我来了这里。”他轻松地挑了挑眉,环顾了一下果园,继续说,“这里真是令人难以置信。除了你的车棚,别的地方气味都很好……”
    Leonard实在很难理解,一个疯狂的猜测?一个该死的疯狂的猜测?他把手放到了手臂上。
    “你是怎么办到的?”
    他看起来很生气,所以Jim冷静了一点,然后挠了挠他的后脑勺。“好吧,你知道你的桃子和红酒是成对销售的吗?”Leonard皱起了眉头,然后他突然醒悟了。
    “该死,你买了那女士酒然后发现了我的农场……”Jim赶紧转换了话题,“啊啊,庸俗的Bones,那相当不错,你知道我可是为了那两瓶酒花了挺多钱的。”
    Leonard没受到打击,他靠的相当近,“但你还是没告诉我为什么。”双手环抱着手臂。
    “我真的得找个好理由才能来看看我的男朋友吗?”说着他漂亮的甩了甩头,Bones转开他的脸以掩饰他现在已经满脸通红。
    “Jim……”
    “什么?过分?伴侣?还是情夫?炮友?拜托别告诉我我被降职了。”金发先生撅着嘴,交叉着他的手臂。
    于是Leonard把他拉进怀抱,给了这个加州男孩一个温柔的,深入的,蹩脚的吻。
    我是说这个吻真的很差劲。
    他们的牙齿撞在一起,Leonard咬了Jim的舌头,鼻子撞得太用力,可怜的农夫唾液太多。他们推开了对方,Jim看起来被逗乐了,相当开明。
    “好吧,那是……”他抬起他的帽子,挠了挠他的脑袋,看起来有些尴尬。“那简直太糟糕了……你现在可以笑了。”
    “哇喔,我是说,真的已经13年了?”Jim只是茫然地睁大了他的眼睛。
    “差不多。”Leoanrd咕哝着。
    他窃笑着说,拉回Leonard紧靠着他。“歪一下你的脑袋,宝贝。”
    有着温柔的轻哼后乡村医生害羞地歪着他的头,让男人自由亲吻他。这是甜蜜的,Leonard为Jim的嘴保持放松,因为他吮吸了它但是Jim看起来更有经验。
    很快,他在男孩的嘴里呻吟,他的手紧张得抓住了Jim的臀部。心跳如雷,飓风过境般的感觉袭过他的躯体。
    他知道的下一件事是,他将这个加州男孩压在桃树上,然而此时他听到了窃窃私语和一声响亮的:
    “噢噢karuuu!!”
    他们分开了,看到Hikaru和Chekov站在Jim的六点钟方向和他的十二点钟方向。
    “好,嗯,进步很快。”男孩笑着,“我猜他们两个是你的员工?”Leonard比佐治亚的太阳还要红。“是,是的……”
    温文尔雅地笑着,Jim向Hikaru和Chekov伸出手。“嘿,我的名字是Jim,Jim Kirk。”Sulu握住他的手,晃了一下然后交叠上了他的手。
    “那么,你就是那个男朋友了?”
    Leonard看上去很愤慨,“Hikaru!”Chekov在一旁笑了。
    “什么,天呐Leonard,我真的……猜不到……”
    Chekov在这方面总是笑不够,“噢我的上帝,这真是好有趣……”
    “嗯……”Jim看上去想尝试,但又不确定该说什么,但Leonard走到他身旁,紧紧握住了他的手。
    可怜的家伙,当Bones打断他的时候,他感觉自己就要昏倒了。“是啊,是啊,他是我的男朋友……我们需要谈一下,所以如果你俩不介意的话……”
    当然,这不是个真正的问句,他看起来像是他会揍某人一样。
    “好的,再见McCoy先生,很高兴见到你Jim。”Sulu笑着回去工作,Chekov也跟着他回去了。
    最后他俩都沉默着傻傻的笑着,“嗯,你打算在这里待多久?”他笑嘻嘻地开始朝房子走去。
    “好吧,Bones,这完全取决于你。”还高兴地傻笑的他们走到了门廊前,农夫把他的摇椅扛在肩头。
    “真是个坏主意。”他笑着说,Jim看起来很担忧。“什么?为什么?!”
    “你会永远回不去的,亲爱的。”在这样的南方激情里,Jim不会比现在融化得更多了。

-TBC-

感谢Sulu和Chekov说的是最简单的日本和俄文_(:з」∠)_

评论(3)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