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这个红色按钮是干嘛的?

Author:红色按钮
排列组合杂食党,社恐怕生,非常慢热
所有内容请勿随意转载

【AOS】表面的战争(Spones无差)

标题:表面的战争
原作:Star Trek: Alternate Original Series
作者:红色按钮
分级:G
配对:Spones无差
摘要:这不是他们第一次争吵了,也绝不会是最后一次。但像这次一样闹到全企业号都知道的情况,还是第一次发生。
祝mitsudo姑娘生日快乐,虽然你为了让我写性转一口闷掉了蛇草水实在有点吓到了我的幼小心灵(。),不过还是生日快乐

    肩膀脱臼的Jim坐在医疗舱等着医生来帮他治疗,现在所有人都正忙着治疗生命垂危的大副,所以伤势轻微的Jim无聊地边等边胡乱想着。他抬头看了眼时间,又看了看手术中的Leonard,似乎是受到星球上两人争吵的影响,虽然Leonard正一脸严肃地缝着Spock的伤口,可Jim觉得那个表情其实更像是在把Spock剁成肉泥。
    这不是他们第一次争吵了,也绝不会是最后一次。但像这次一样闹到全企业号都知道的情况,还是第一次发生。
    争吵的原因并不是任务中谁才该去和野兽战斗,当然这件事也是造成Leonard现在这个表情的原因之一,毕竟谁都不会喜欢和人吵架吵到一半被对方用瓦肯掐掐晕的。但不是因为这个,而且他们其实已经吵了15.3天了。当然啦,这是用Spock一贯的精准方式计算的时间,Jim觉得之前Leonard被瓦肯掐掐晕的时间和现在Spock昏迷的时间所累计起来的0.3天完全可以忽略不计,不过算了,这不是重点。
    说回两人吵架的原因,15.3天前,Jim按惯例询问了各部门需要的补给,这本来是再寻常不过的事,他的科学官兼大副和首席医疗官也像每一次一样因为各自部门的补给数量产生了分歧,结果这次,不知道为什么,两人坚持己见,各不相让,吵了个天翻地覆。
    这大概就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吧。
    看着完成手术后过来为他治疗脱臼的Leonard,Jim开始认真思考起了万一他俩中的一个终于决心下狠手弄死对方,他该怎么瞒着星联。

    当上舰长之前Jim曾经设想过许多种作为舰长会遇到的紧急事件,即使是最糟糕的假设里都不包括要躲着自己的挚友们这条,在躲了Spock和Leonard两天后,他终于无奈地在舰桥上被逮了个正着。看着一左一右站在舰长椅两边的挚友们,Jim觉得在他们弄死对方之前,或许自己才是会先被弄死的那个。
    “你必须签了这个,Jim!”
    “医疗部已经在连续8次的补给中获得相对更多的补给了,将大部分补给份额给同一个部门是不合逻辑的。”
    “那是因为这舰上几乎每个人都在尝试蠢蠢的死法,没有那些医疗用品谁来救你们的命?”
    “你的说法并没有足够的数据支撑,请不要为了获得补给而随口乱说。”
    “哦?你要数据是吧?我可以说出你们每个人身上每个伤口的来历,可别以为只有瓦肯人记忆力好。”
    “即便如此,这次医疗部也不应该获得那么多的补给,科学部才是目前最需要大量补给的部门。”
    “反正我们怎么都没法说服彼此,”说着Leonard把手里的PADD递到了Jim眼前,“还是让舰长做决定吧。”
    “好吧,好吧,这种头疼的事情总是要让舰长来做决定,我会认真考虑的,Bon……”准备接过PADD的时候,Jim终于看到了之前因为角度原因一直看不到的地方,这使得他半个月以来的烦恼一扫而空,勾起了一个邪恶的微笑后他抬起了头,“中校。”
    因为这个莫名的称呼,Leonard低下头疑惑地看着Jim,在Jim眼神的示意下,他低头看了眼自己制服的袖口,这才发现身上穿的并不是他自己的制服。
    Leonard的脸红了又白,白了又红,他看了看制服上的军衔,又看了看站在面前的Spock,最终像按了暂停键的影片一样定格,眼神死死盯住了舰长椅那些花花绿绿的按钮上。这突如其来的冲击让他的大脑瞬间处于空白状态,直到舰桥上有人小声嘟囔了句“难怪医生的制服有点大”才惊醒了他。
    “在我来得及提醒你之前……”Spock话没说完就被Leonard扔了一脸制服,穿着黑色底衫的医生以生平最快的速度冲出了舰桥。
    哦,看来有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发生了,Jim高兴地边想边翘起了二郎腿。

    换了短袖制服的Leonard在今天第16次叹气后把餐盘放回了自己办公室的回收通道里,他已经连取回自己PADD的勇气都找不回来了,甚至还有了一种自己也跳进那个回收通道里的冲动。
    好在,总有人会在关键时刻拯救他。
    “Leonard,我把你的PADD拿来了。”
    然而Spock的举动并不能缓解Leonard的尴尬,“真不该为了热水澡就在你那留宿。”他把脸深深埋在了手掌里,在感觉到一个毛茸茸的东西贴上手臂后,他终于把脸从手掌里释放了出来。“你从哪弄的桃子?”
    “我增加了一段复制机的编码,希望这能让你感觉好一点。”
    “噢……你可真是太甜了。”
    “我相信瓦肯人的口感并不是甜的。”
    “算了,别在意这个,让我看看你的伤口。”Leonard歪了歪头,示意Spock坐到最近的一张生物床上。满意于Spock的恢复情况,他并没有拒绝对方伸来的手指。
    “我们的关系是否让你感到困扰。”
    “不,只是在这种情况下要解释会比较麻烦。”
    “不必担心这个,我听到的最新版的传言是你有十足把握可以在一次‘医疗事故’中弄死我,所以才复制了那件制服。”
    听到这个离谱的传言,Leonard无奈地笑了笑,“我们真的那么像时刻都想要弄死对方的样子吗?算了,就让他们传去吧,反正他们也不会相信我们在一起已经有几个月了。”
    “休息时间即将结束,现在我将返回舰桥,班次结束后是否还按惯例一起用餐?”
    “好,不过得去我那里。”在又一个瓦肯吻后Spock带着绿绿的耳朵尖走出了医疗舱。
    Spock走后,Leonard刚拿起PADD就听到了一声提示音,解锁后他看到了屏幕上那行刺眼的大字:“大副驳回了你的补给申请。”
    “S!P!O!C!K!你给我站住——”
    从食堂返回舰桥的Jim看着风一般跑过仍然没乱一根刘海的Spock和满脸怒容追赶着Spock的Leonard,微笑地觉得今天的宇宙也是和平而又美好的宇宙。

-END-

评论(3)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