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这个红色按钮是干嘛的?

Author:红色按钮
排列组合杂食党,社恐怕生,非常慢热
所有内容请勿随意转载

【授权翻译】【AOS】生活是满满一碗桃子 10(McCoy/Kirk)

标题:Life is Just a Bowl Full of Peaches 生活是满满一碗桃子
原作:Star Trek: Alternate Original Series
作者:evilwearsabow
翻译:红色按钮
校对:吞吞无名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666838
全文分级:NC-17
配对:McCoy/Kirk Chekov/Sulu

Chapter 10
    Joanna McCoy知道她爸爸遇到了些什么。
    这是从一周前开始的,当她打破了她曾祖母的蒂凡尼灯时她爸爸居然没有骂她。这也是她的错!她拔下她的手机充电器时太过用力,导致微黄色的旧插头弹了出来,掉在了染色玻璃上,接着它就像一颗复活节蛋一样在桌子右边裂开了。
    “Joanna!那是什么!?”
    她听到声音从他锁着门的卧室里传来的,她几乎因为眼前被打破的灯具而冻结了。
    “……等一下Jim,马上回来……”她能听到他在低声抱怨,但却没有想到。她爸爸是那样的……放松。尽管有灯的问题,这还是使她放松了警惕,因为她从没见过他这样……几乎没有。
    也许在圣诞节或者她生日的时候有过一次或两次。
    “爸爸……”
    “噢……”他看着那盏旧灯屏住了呼吸,然后,大声叹息着摇了摇头。“天啊……我简直要心脏病发作了,Joanna Banana!你又一次弄伤了自己……”Leonard得从内心找寻力量才能把他的手从他的臀部移开去收拾这片混乱。
    “你能抓住迷你吸尘器吗,还有看在上帝的份上,穿上人字拖或者别的什么!我们最好不需要去医院。”但这就是所有的,所以,这很奇怪,因为通常她会得到一些关于要小心的该死的抱怨,注意安全,等等等等。
    然而紧接着,她的爸爸吻了她的头顶,给了她一些钱去买披萨和可乐。然后走回自己关着门的房间,他的声音柔软和甜美。
    “我回来了,Jim,她还好,只是打破了我奶奶的恐怖故事,虽然她管那个叫灯。”
    哎呀!
    这不是她以为会发生的!还有这个叫“Jim”的家伙是谁?她的爸爸曾经对某些事情如此暧昧、高兴的时候,已经是陈年往事了。
    他更多地让她出去,一晚上帮她掖两次被子。非常小心,就像她是个该死的瓷娃娃;这当然很荒唐,她可是个McCoy,她可以照顾好她自己,真是谢谢你了。
    今晚洗完澡后,她把她的头发编成辫子,开始思考早上的事情。
    必须要做些什么……
    第二天Jim尽可能早的离开他舒适的希尔顿枕头。这里太潮湿了,总让他感觉不舒服。淋浴,一些加了很多牛奶和糖的冰咖啡,然后是一件轻T恤和牛仔裤。
    他现在真的想喝加了太妃糖,巧克力和糖浆的三份意式浓缩咖啡,但在这个小镇里是买不到的。这儿有一群农民,所以他们都在附近那个墙上钉着美女照片的汽车站买福爵咖啡喝。
    Jim因为这个想法打了个寒颤。
    然后他开着租来的海军蓝普锐斯车向Bones的农场前进。
    现在有个大概从来没人对那些部分做过的审判。
    一整天都被工作填满了,事实上,Jim很难见到那个男人。不过他期望的是什么呢?因为一些警告,不能真的在这里出柜,而且一个男人需要工作!
    但是太阳再次在远方明白地变得又低又朦胧,温度从热得无法忍受变得勉强可以忍受。也许他会因为他在户外的工作得到古铜色的皮肤?好吧,他是开玩笑的。他已经有了一身漂亮的古铜色皮肤了。
    “Joanna今天在她朋友Dorothy那过夜。你可以待得晚点,我们可以……”Leonard试探性地问道,向Jim的方向滑了一盘剩下的馅饼;意大利面也是Jim的,因为他不想连续吃两晚。
    “好吧,如果这是你向我讨抱抱的方式,不用说了,我懂了,我完全同意。”Jim打趣道,用叉子摆弄着那堆冒着蒸汽的饼干皮,土豆和胡萝卜。哇喔,这真是超棒的……无论是不是微波加热食物,住在农场的Leonard作为一个单亲父亲真的很擅长烹饪。
    这有点安静,因为Leonard的舌头打结了,他的心弦打结了。要把事情推到一边去做个好父亲,这从来都不容易。同时承担父母双方的责任,他总是迟到,而且非常忙碌;不过至少他有在桌上放上食物。
    “好吧Jim,我们为什么不去沙发上呢?”
    Jim欣然同意,从他的餐厅椅上跳起来直奔客厅里可爱的旧沙发。这栋房子是单层的,有一个小小的地下室,还有三间卧室。
    “你知道吗,你的房子超舒适的,我是说……”他摇了摇头,像扑在云上一样扑进了大大的背对餐厅的老式沙发。
    “这真的有些年头了,而且长时间有人居住,但是和我的地方比……”这就是为什么他逼自己待在自己的卧室里,一直对着电脑屏幕或者离开。那没有太多家的感觉,也永远不会有;旧补丁,框架,墙上的刺绣团似乎都在嘲笑他。“心在的地方才是家。”
    如果那是事实的话,那他的心在哪?
    Leonard打断了他短暂的白日梦。“是吗?我得承认我有点惊讶你会这么想,我是说,我见过的你的公寓,那很时髦也很新。”Jim转了转眼珠,拍了拍身边的空位。“是啊,很新,拘谨,而且不重要……我觉得这个地方。这里非常棒……”Jim做了个手势强调,然后随意地看了眼房间。
    “我只是,很高兴来这儿,Bones。”他再次用一种积极的语气强调了一遍。“我很高兴……真的,即使是像这样一栋破旧的房子也能得到你的喜爱。”Jim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你该死的接下来究竟想干嘛?”他的喜爱?他只是某种喜欢太空和数学的博士……他能有多好?
    好吧,他很火辣,Jim知道他火辣,知道他很平凡所以他裂开一个大大的看起来蠢蠢的笑容,就好像在催促Leonard。
    “闭嘴,你知道我在说什么……”有农业狂热的乡村医生坐到了他的右边,试探性地摸了摸他的金发。Jim笑着动了动,把他的手放在Leonard的手上,热情的沉默继续了。他们交握着手掌,温柔地触碰彼此,尽管很快他们的嘴就贴在了一起然后他们的手激烈地探索着彼此。
    昨天他们的吻是克制的,练习中的,互相学习的,现在更进一步。更狂热和饥渴,他们吮吸彼此的唇舌,Jim只是给予着,付出着,奉献着,而Leonard接受着,索取着,在触摸中颤抖。
    “你……你在发抖吗?”Jim的声音拉长了,为了深呼吸,没法说清话。
    “是……是的,Jim……我只是……”
    Jim再次用一个热烈的吻制止住他的话,在激烈的吻中掌握了主动权。当然啦,昨天是因为紧张,他凭直觉飞来了佐治亚,来看看他相处了一个多月的网恋对象。
    这是一场因为你心跳的飞行,没有注意或者某种交易;
    他幸运地找到了他的方向……但是,Jim只是不能接受这样,他必须保持跳跃。
    最终他会栽跟头。
    他们推着彼此,这次Jim跨坐在他身上,Leonard看起来并不在意,用手臂环绕着他的腰,另一只手像个绅士一样放在他的身边,Jim不得不停止他们的亲吻因为他需要一些氧气。
    从疑惑变成一个气喘吁吁的轻笑,“Leonard,你真是个有礼貌的南方人,这很可爱,但是你能摸摸我吗?像是,抓住我,任何地方,哪里都行?”
    Leonard该死的脸红了,当他终于把Jim拉进怀里前他脸红了,最终他取得了主导权。他不习惯于支配,一个获得主导权的新手在颤抖。
    “噢,去……嗯嗯嗯嗯——!”没法说完这句话,从现在开始一切都变得更激烈。贪婪地抚摸对方的身体,Leonard的脸庞和胸膛。Jim的脸颊,腰,大腿然后是他的屁股。揉捏那丰满的,胖胖的屁股就像他是个极度饥渴的男人。
    这是所有的因果,Jim放弃了他裤子里的热度和重量,强烈地撞进男人的怀里,乡村医生不是很在行,他温柔地动情地滑进他们的牛仔裤。
    就像一对青少年情侣那样满不在乎的屈服,像Leonard在很多年前篮球队当“领队”时那样。
    这是Jim栽跟头的时刻吗?
    就是现在。
    “啊哈!!”
    一个年轻女性的声音响亮而清晰的从走廊和房门口传来。
    恐惧瞬间在Leonard脸上流露,Jim在惊恐中睁大了眼睛;Leonard的第一反应用力是把Jim推到了沙发的另一边。“Joanna!!!”
    那是个气氛杀手,实际上,那很可能是个浪漫关系杀手。Jim畏缩了一下,一些旧靠垫因为他迅速整理自己而砰地一声掉落地面。
    “我就知道!”Joanna交叉着手臂,当然这不会让她整张脸不那么红,因为她走进了某种不合时宜的地方。但是从她站着的地方,Leonard怀疑她看到了多少。
    “Joanna,亲爱的……我……”
    “别试着和我争辩了,爸爸,你什么时候开始觉得Leonard Horatio McCoy的女儿会发现不了这个小桥段吗?”她摇了摇她的手指,然后她又交叉起了手臂。
    Leonard的脸几乎变成了紫色,仿佛他马上就要尖叫一般,但这只是因为他似乎忘了要呼吸。
    “爸爸,我知道的,从几周前你突然开始变得超级轻松我就知道了。我有百分之五十的把握是因为某个人,但是现在,好吧。”她像个“该死的侦探”那样摇了摇头。
    Jim终于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因为这段时间他都倒在那里,要让那父女俩对质。“等等,等一等……”他眯着眼睛,摇着头,举起一只手阻止她。
    “在这之前,你就知道我俩是一对?”现在他似乎突然明白了。
    “因为你爸爸不再脾气暴躁?”他自鸣得意地看了看Leonard,不过Leonard只是把Jim推回沙发上,气恼的紧皱着眉头。
    Joanna咯咯笑了,“爸爸!友善点,他是你男朋友吧?你为什么这么为难!?”
    “Jojo,亲爱的,我只是,你还太小了而且你知道我们不是住在那种比较开放的城镇,而且……”
    “开放?噢,天知道妈妈只给你留下了伤害和漂亮的车,现在是2023年了!我有个朋友是同性恋,而且我在五年级的时候曾经喜欢过一个女孩!控制一下你的情绪!”
    Jim又躺了回去,沾沾自喜,双手抱着后脑勺期待地看着Leonard。金发先生不可抑制的脸红了。
    Leonard结结巴巴地说,“可,可是,Jo……”他在脑中计算着所有的震惊,惊愕和惊惧。
    “别叫我Jojo,上周我打破了一盏3000美元的灯,Jim先生,他甚至都没有提高嗓门!这里可不是富人区。”他以前的态度真的有那么糟吗?
    Jim又坐了起来,下巴抵着一个沙发靠垫。“聪明的孩子,我喜欢你,你长大以后想做什么?”
    “不想长成和孩子们第一次见面是用你们这种方式的人。”她傲慢地摇摇头,“我要做一份三明治和果汁,还有人要吗?”
    Jim眨了眨翻红的眼眶,“是,是的,我会……”Leonard看向Jim,开始用眼神责备他,仿佛那是他最后的呼吸。
    然后,他开始用手揉眼睛。“好,好吧,当然啦Jo,给我做一个……”
    “香蕉的?我明白!”
    “噢,我也想要香蕉的!”
    她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在溜进厨房的时候眨眨眼,让他们俩单独震惊地坐着。
    当然啦,Jim的震惊意味着他的笑声开始令人感到不快。
    “噢上帝啊,Bones……”
    “住口Jim……”但这话说得半心半意。
    “可是,噢天啊……”
    “呃……”
    “你女儿太棒了!”现在他开始咯咯笑。
    “该死的,她当然是……”他的脸仍然很红,仍然摇着头,这时还没法去看Jim的脸。
    “你们知道我还是能听到你们的吧!”她又俏皮地说了一次,在他们两个完全摆脱了震惊后她拿着三明治回来了。
    “如果要我说的话,我确实超棒的;现在,你们谁去做一杯爸爸的冰甜茶?”
    显然这次他在枕头上栽了跟头。
    字面意义上的。

-TBC-

评论(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