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这个红色按钮是干嘛的?

Author:红色按钮
排列组合杂食党,社恐怕生,非常慢热
所有内容请勿随意转载

【授权翻译】【AOS】生活是满满一碗桃子 12(McCoy/Kirk)

标题:Life is Just a Bowl Full of Peaches 生活是满满一碗桃子
原作:Star Trek: Alternate Original Series
作者:evilwearsabow
翻译:红色按钮
校对:吞吞无名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666838
全文分级:NC-17
配对:McCoy/Kirk Chekov/Sulu
本章摘要:孩子说了些难以置信的事……

Chapter 12

    第一天,Joanna什么也没说,第二天,她还是什么也没说。
    但是在第三天,当他们正吃着鸡肉和玉米面包时她开始提问。
    “Jim先生在哪里,爸爸?”她偷偷打量着她的父亲,不过不想有不必要的眼神接触。最近,农夫虽然什么都不说但是脾气比以往更加喜怒无常。强迫她待在家里,这真的让她很心烦。
    神啊她只剩下3个星期的假期了!
    “吃你的绿豆,Jo。”
    Joanna转了转她的眼珠,“你们分手了?”
    “Joanna……”
    她拉下脸噘着嘴,“啊可我喜欢Jim,别告诉我是他和你分手的!”然后她咬着嘴唇,Leonard把他的叉子大声地放在他的盘子上。
    “这和你没关系Joanna McCoy。”他眯着眼睛看她,这个话题仍然是刺痛的。
    “当你们像沼泽里的水蛭夫妇那样吸着对方脸的时候,我就在客厅中间。”她心烦意乱地疯狂打着手势,紧锁着眉头的样子让Leonard想起他自己。
    但他愤怒地叹了口气,“我不知道你会那么早回家……”
    “太糟了,真可悲,你本来该在缠上肯娃娃前就想到的。再说,他真的很好,所以,你做了什么?”
    目瞪口呆,她只有12岁!为什么孩子们这么牙尖嘴利……
    “我做了什么?”
    她想了一分钟。
    “是的,因为,如果有什么……说真的,是Jim做的话,我一定比你还惊讶。”她挥了一下她的叉子,吃,思考。“情况更糟了,悲伤……就像《小熊维尼》里的Eeyore。”
    “我只想说,这很复杂,我可能是也可能不是造成这情况的部分原因。”
    Joanna似乎在思考。
    “好吧,我希望你能搞定它。我希望你能比以前开心。”
    Leonard无法相信这是从她嘴里说出的话,但他在晚餐中已经下了足够的决心。清理,让Jo洗盘子,回到他的卧室。颓然地仰躺在他的床上。这是他自己造成的一团乱麻,他肯定这几乎是不可能解决的。


3天前


    他甚至没看着他走,只是气冲冲地转身继续他的愚蠢工作。长久以来这都不是一个人的工作,Scotty手插在口袋里走了过来。
    “尼不是那种号脾气的人吧?”残留的感觉让Leonard感到尴尬。“会约会的都是白痴,和年轻人。我不是这两种人。”他抱怨道,甚至没意识到自己在用一种错误的方式安慰自己。
    “尼的,呃,男朋友,是个骗子?或者尼知道一半的事实吗?听上去尼不像是拿到了所有的牌啊。”
    “该死的,你知道什么?!你甚至都没在约会!你不懂,被他妈骗了以后感觉怎么样,一次又一次,然后你的生活因为那些婊/////////子觉得你的老二不够好所以崩溃了!”他提高了嗓门,放下了他的工具,他的脸孔涨红,但Scotty并没被吓到,他只是担心他。
    “我想我不知道你上一个情人是13还是14年前了?”Scotty叹了口气,拍了拍拖拉机,这造成了一些管子或者什么击中了Leonard胸膛的正中。
    那是一个小小的部分,只是有一点沉重,所以农夫发出了一声“嗯”的声音,揉了揉被击中的地方。
    “抱歉……问题是,Len,我想你需要小心。你开始上网了。我想你离Jim的生活太远了,所以并不了解情况。”
    Leonard已经感觉自己像个混蛋了,但是他仍然有些奇怪,受伤,迷茫,他只想要这样结束。不想让生活变得更复杂。
    他深深地呼吸后喘息道。
    “该死,Scotty,让我请你一杯波旁威士忌。我很抱歉这样对你……”
    “改天吧,新吗?我不认为我是那个你应该倒歉的人。”一个会意的眼神,Scotty走开了。另一个原因是,这苏格兰人今晚有个火辣的约会。Leonard不需要知道那些。


现在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痛苦而煎熬,他忘了他的skype在这段时间一直登陆着,当消息提示音响起时他仍然面对着床。
    有些,他不确定是什么的东西存在,促使他突然跳起来去确认消息。
    DoctorJ_babe24:嘿,McCoy先生

    刚开始的时候,Leonard怒气冲冲地呼吸。

    DoctorJ_babe24:我应该告诉你见你前我做了什么。如果我没有过脑子我就要说谎了。我很抱歉,这不公平,我知道我所做的有点不诚实。但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发誓。
    DoctorJ_babe24:Dwane,他是个我帮助训练了很久的癌症病人。他比我年轻,有个男朋友,并希望维持他们的关系,尽管他得了黑色素瘤。

    什么。

    DoctorJ_babe24:我很抱歉,没通知你就过来了,如果这伤害了你或者Joanna我很抱歉。我从来都不想这样,从来都不想让你心烦。该死,我甚至都不知道你是不是删了我,或者根本不想再读这些了。可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坐在市中心愚蠢的老客栈里,我想它叫6号汽车旅馆,不过这没什么大招牌之类的东西。
    DoctorJ_babe24:我的飞机在明早6点起飞……我,只是想让你知道那些。还有,我……我……我从来没对其他人有过那种感觉,对你的那种感觉。
    DoctorJ_babe24:过去的这几天,在吵架前的日子,我比以前的任何时候都要开心……我大概恋爱了吧。或许,确实如此,我以前从没这么说过。所以现在我把我的心倒在了一间空荡荡的聊天室里,我发誓如果我还能有机会和你在一起,我再也不会说谎了。该死的我发誓,我是说,我通常都忘了要做,但这是个大大的疏忽,我不会再漏掉这些了……卧槽……我想我该说再见了。
    DoctorJ_babe24下线了

    Leonard保持坐着的姿势,眼神远离聊天室的窗口,仿佛那光亮会灼伤他的眼角膜一般。Jim只是该死的倾倒了他的心情而已,他转身关上屏幕躺回床上。
    坐在床上的他,脑海被各种思想所震荡,他想要Jim,可他伤痕累累,万一他去找了Jim结果被拒绝了怎么办。
    雨点的叩击声敲响了他内心深处的想法。
    “爸爸?”Joanna低声说,Leonard情不自禁地微笑了一下。他的Joanna banana小声得仿佛那事会打扰到他似的。
    “怎么了,Jo?”
    Leonard挪开了一点,Joanna裹着一床被子坐到了他的身边。
    “爸爸,还记得有一次,三年级的时候我真的很生Trixy Johnson的气吗?”Leonard皱起了眉,他想了一会儿然后点点头,Joanna蠕动着靠近了一点,躺在他的膝盖上打了个哈欠。
    “是啊,我记得……为什么这么问,亲爱的?”
    “我真的非常生她的气,我是说,那年她在科学展览上用的完全就是我的点子。她之所以赢了,完全是因为她妈妈让她成了个混蛋……”
    “注意你的语言Jo……”他责备道,不过他说的并不太认真。毕竟她学会这些的途径是……
    “对不起爸爸,只是,我真的很生她的气。只是一个星期后当我意识到,是有人告诉她我不会在科学展览上做那个,一个叫Jeffery的混蛋只是为了让我生气就和她说了一些谎话,因为他和我有点过节,他知道Trixy是我最好的朋友,而我不想做他的女朋友,所以他才对她这么说……”
    小孩子的把戏,Leonard摇了摇头,“我记得那是个小口角……”她揍了Jeffery的鼻子。这次,Leonard也并不介意,是这个小混蛋先威胁她的。
    “我失去了我最好最好的朋友……就因为Jeffery Daniels那个傻瓜。而且我也太固执了,我没法为了科学展览的事和她道歉。”
    她愁眉苦脸地看着她从祖母的被子里伸出来的脚,穿着一双混搭的袜子。然后,她严肃地抬头看着她的爸爸。
    Leonard对这些话有些震惊,不过他还是亲吻了她的额头。
    “我想,我会永远后悔,她去年转学了。我想原因是因为被欺负了。”
    声音听起来有些含糊,Leonard有一点怀疑。然而,话还是从他嘴边流出。
    “在我们的一生中,我们总会因为一些事而后悔Jo,但是,我们总能做得更好。”
    “是的,但有的时候我会希望现在我就能做些什么。去修复那些后悔的事,可我做不到。”一声没精打采地叹息。
    “我明白亲爱的,我完全明白。”不过他紧张了起来,他得和他的宝贝女儿在一起,他不能离开这里。什么样的傻瓜才会在半夜1点为了去见某个人而离开家呢。
    “Jo……”
    “嗯?”
    “我们需要出去,穿上一些衣服……”
    她咧开嘴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Scott先生是对的,这比切派要容易。
    “没问题爸爸,顺路在Jessica家放下我就行了。她妈妈说这没关系。”
    他再次震惊了,“什么?”
    “没关系,告诉她我们去看了一部电影,因为太晚了我们没法回镇上。你有一个王子要抓!”Leonard无法被忽视地脸红了。因为他的女儿一直都穿着牛仔裤和T恤准备出发。
    “Joaannnnaa……”
    “快点!”
    Leonard呻吟了一声,穿上一件法兰绒上衣,换下运动裤穿上牛仔裤。Jessica的妈妈在一家奇怪的杂货店工作到12点。所以这显然不是个问题,她们家的灯还亮着。
    这是一场怎样的冒险啊,如此新奇,古怪,而且非常非常可怕,可他还是决定要这么做。
    当他抵达肮脏的旧旅馆时已经接近午夜2点了,只有两辆车停在外面。Leonard冲了进去,并且立刻就认出了坐在前台后的那个人。
    “哦,嘿Leonard!怎么没带着你的猫头鹰啊!”这是个年老的家族友人。
    “好吧,我通常不带着它,不过嘿,听着,我没有该死的手机、座机号码。我有个从海边来的朋友,我不知道他的房号……”Leonard努力表现出最健康最不像同性恋的方式。坐在这的家伙是个牧师。
    “金发的家伙?”他笑了起来,有一点警惕。这非常奇怪,但Leonard是值得尊敬的,所以他给予了信任。
    “是的,他早上会很早就走,我不知道是几点,某种家庭紧急情况。”Leonard点点头,感觉有什么在他胃里蠕动。
    “12号房,希望一切都能解决,先生。”
    他很感激,他觉得自己就要跑过大堂然后去疯狂地敲门了。但他稳住了。希望他没叫醒他,或者他没有把门猛地摔在他的脸上。
    敲了几次门后,Leonard等待着,他听到了砰的一声接着是拖着脚走路的声音。打开门锁后,“你好……”
    Jim的脸,那男人的脸。
    浮肿,泛红,他的眼睛和嘴唇都肿着。
    “B-bones……”他咬着他脸颊的里面,脸色松弛了下来,当证据清楚地显示在他脸上时,他试图隐藏所有的情绪和表情。
    “Jim……我……”该死的他该说什么?他所期待的是什么?他在车里计划了一下要说些什么。想得非常彻底,不过,说不出话来,没什么可以解释的了。
    “怎……怎么了?一切还好吗?”Jim看了看大堂似乎是在找Joanna,然后用疑问的眼神看着他。
    “没事,农场的一切都很好,Jo在朋友家……Jim,Jim……”他是个傻子,实际上,让天花板塌在他身上是他应得的报应,现在他正吞下这苦果。
    “好吧,呃,现在房间有点乱,进来吧。”他注意到一些啤酒罐,但是不足以灌醉一个男人。电视低声得开着,播放着一些黑白老片。
    “《三个臭皮匠》。”Jim低声说,Leonard露出一个虚假的微笑。
    “嗯,我看过这部剧,就像是我们……但是……”
    “包括了Jo。”他又笑了一下,那令人窒息。
    “我不想你离开佐治亚,像这样,像这种感觉……Jim。我想要你,还有我说的所有话都是愚蠢的,那是由于恐惧,我只是,我是个懦夫Jim……”
    “别这么想Leonard。我不这么认为,事实上,我知道。至少,现在,如果这……”他对着男人做了个手势,“如果是我想的那样……”用他的袖子擦了擦他的眼睛,然后坐回床上,抱着膝盖。
    “Jim……”他移到床边,金发先生迅速移开,拍了拍他的身侧。
    “要彼此习惯,你知道的,这会很难。但是我想我们能成功Bones……我真的这么做了。”
    “我也是,还有我很抱歉……”
    “我也是……”
    “神啊,我这几天过得并不好,感觉自己浑身都是刺,我知道Jim,我知道我不容改变地爱上你了……我只是。”
    “我也是一样的,Leonard,这一切都是一样的,我如此需要你……”
    “我们可以有这个,Jim,我是你的,如果你想要我,如果你想要一个女儿,想要和一个老桃农……”
    “他妈的,Bones,你可能是个老沃尔玛工人,我永远都想要你。”他露出一个湿漉漉的笑,Leonard意识到Jim又哭了。
    “妈的,不,来这里,该死的,让我抱抱你。”Jim舒展开,附身,只为了让Leonard把他搂到自己的膝盖上。
    “我说了那么多废话,Jim,你怎么能原谅我?”
    Jim在他的怀里,头靠着他的肩膀。“因为,我该死的爱你啊Bones。像个愚蠢的,害相思病的年轻人。我爱你,还可能会更糟……”
    “是吗,现在呢?”
    “实际上真的可以拔枪射我……”
    “永远不会,Jim,我只是太疯狂了……”
    “是吗,你以前有‘这么疯狂’过吗?”Jim怀疑地笑笑,Leonard不得不停下思考,紧紧抓住Jim的腰。
    “没有?”试探性地提问,好像这就是他最后的答案。
    “真是可怕,我宁愿让我的老板生气。他是地穴看守……”
    Leonard笑着说,像是电视上为了让观众大笑的艺人。
    感觉从渴望,恐惧,快乐的毛骨悚然,到现在的温馨。
    房间里几乎没有亮光,一扇有裂缝的浴室门,一台电视机,他们看着彼此的眼睛仿佛有一千年那么久。
    “上帝啊,我能把这一切都带回去吗?”Jim的眼睛依旧是天蓝色的,在他的心上画出了一片明亮的天空。
    “不,不见得,不过……”Jim没有停止凝视,用手描摹着被阳光晒白的胡渣。“我想有些事得在你冷静后做。”
    Leonard歪着头,他们碰撞,就像他们从未感受过的那样。所有的一切,就像是他们的整个世界。一个温床,一个壁龛,可以让他们依附,纵然他们有那么多事需要思考。去组织,去计划,不过那是之后的事情了。
    两片,口感丰满的,粉色的,张开接受的嘴唇,被一个摘桃子的医生粗糙却又温柔的对待。
    “Jim……”
    “别说话,Bones,吻我。”
    Jim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Leonard也不知道,他们两人都很害怕。
    不过有一件事是可以肯定的,他们不会放弃。

THE END

还有一章带肉的番外就正式完结啦*★,°*:.☆\( ̄▽ ̄)/$:*.°★* 。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