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这个红色按钮是干嘛的?

Author:红色按钮
排列组合杂食党,社恐怕生,非常慢热
所有内容请勿随意转载

【AOS】The Smell of Apples(Spock/McCoy)

标题:The Smell of Apples
原作:Star Trek: Alternate Original Series
作者:红色按钮
本章分级:G
配对:Spock/McCoy
摘要:Leonard接到命令,在前往新瓦肯的途中他得负责照顾一个瓦肯孤儿
大概是一个弄假成真的故事
春天到了,挖个坑吧【。

    在陌生的M级行星上Leonard背着昏睡的Spock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在这颗昼夜温差很大的星球上,原本应该因为忘带外套而冻得瑟瑟发抖的Leonard现在却满头大汗,他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背上不断下滑的Spock,继续向前走去。
    在Leonard的登岸假期计划中,并不包括和尖耳朵绿血妖精“亲密”接触这条。假期刚开始的时候一切都顺利地按照他的计划进行着,当地的市场以商品丰富闻名,从图鉴上才见过的植物到地球款式的首饰只要是你能想到的东西,这里几乎样样都有。买了一些医疗用品后,发现天色不早的Leonard拐进一家饰品店给Joanna买了一些纪念品,然后他随意挑了了一家餐馆,令他没想到的是,这正是一切开始脱离他控制的开始。
    进门的时候他就发现科学组的人们正在狂欢,虽然同为蓝衫但毕竟并不属于一个部门,他四处张望了一下没有看到熟人,于是放弃了去打个招呼的年头,找了个安静的角落坐下。当他正准备返回旅馆时,一个少尉坐到了他的对面。
    “长官。”
    “既然在放假,就不用特意来打招呼了。”
    少尉沉默了一会儿,在Leonard疑问的目光中终于紧张地说出了自己真正的目的,“长官,我们想要拜托您一件事。”
    “怎么了?”
    “您应该也知道,我们的研究项目最近有了重大突破,为此我们准备利用这次假期好好庆祝一番。”
    “然后呢?发生了什么?”
    “Spock先生也勉为其难地参加了,刚刚甚至有人说服他喝了几杯。”面对科学难题从来都是勇往直前的科学官,在向Leonard解释发生了什么时,却突然慌张了起来。
    看着眼前几乎就要哭出来的小朋友,Leonard有些被逗笑了,“不用这么紧张,孩子。瓦肯人对酒精免疫,喝得再多对他们来说都和喝水没什么区别。不过我得提醒你,可别随便给瓦肯人蔗糖和巧克力一类的东西,他们会醉的。”
    这下少尉是真的哭了出来,“Spock先生喝的就是浓可可。”
    “然后?”
    “然后他就醉了,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有人说看到您也在这里,所以想问问您能不能过去帮忙,而我抽中了那支短牙签。”
    “别哭,别哭!喝醉的瓦肯人又不会吃人。”
    “Spock先生现在都不讲逻辑了!”
    也不知是看不得年轻人哭泣还是更想看不讲逻辑的瓦肯人,Leonard同意了少尉提出的让他带Spock回旅馆的请求。只是喝醉的瓦肯人比他想象中还要更不讲逻辑一点,拖着极不配合的Spock走了几百米,Leonard气得简直想就这么把他扔河里算了。“都说了不是那个方向了,你给我回来!”
    极不情愿地被拉回正确的路线后,Spock似乎终于认出了身边的人,“医生,不,你说过不当值的时候不用这么称呼你,Leonard……Len……Leo,Leo,嗯,Leo比较好,Leo有狮子的意思,狮子是毛茸茸的,所有毛茸茸的生物都是符合逻辑的。”
    Leonard翻了个白眼,“你的逻辑不是被毛茸茸的生物吃光了吗?现在居然还在讲逻辑?”
    “逻辑是不能被吃掉的,不要不合逻辑。”
    “行行行,你的逻辑还在,别挂在我身上,好好走路!”
    “Leo。”
    “怎么了?”
    “我感觉胃里的食物正在上涌。”
    “你该不会是要吐了吧?”
    “瓦肯人不会呕吐,呕——”
    现场表演了秒打脸的瓦肯人吐完后直接就躺下了,Leonard看着两人身上的狼藉叹了口气,反正脏了一面要洗,脏两面也一样洗,他背起了睡着的Spock。
    睡着的瓦肯人要比醒着的时候讨喜得多,或许是由于醉酒的缘故,就算是Leonard把他扒光了扔进浴缸,刷干净后又被扔上床,Spock全程都没醒。终于有时间清洁自己的Leonard站在花洒下感觉浑身酸痛,路上不小心摔了Spock几次的愧疚随着污物一起被冲进了下水道,洗完澡把脏衣服扔进洗衣机后Leonard边擦头发边坐到了床边,掏出随身携带的医用三录仪扫描了一遍Spock后,他放心了不少,“看来你的代谢速度也是地球人的三倍,不用担心你会被自己的呕吐物噎死了。”
    看着躺在床上刘海都没乱一根的Spock,趁着Spock毫无反抗可能的现在,Leonard愤恨地上前用力揉乱了他的刘海,比想象中更好的手感让Leonard不自觉放轻力道多揉了几下,突然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以后,为了掩饰尴尬他拿出PADD拍了几张照。
    收PADD的时候他想起了饰品店老板送的赠品,因为是在这个星球少有人问津的地球款式,与其说送不如说是老板硬塞给Leonard的。看着女儿明显戴不了的男款戒指,作为一名现在只想把未来女婿掐死的父亲,为了报复Spock今晚让他受的罪,他直接把那枚戒指戴在了Spock的左手无名指上。

    醒来以后,Spock花了点时间确认了当前的状况,他浑身赤裸地躺在陌生的旅馆房间里,躯干和头部有些许的疼痛感。坐起身后他注意到了沙发上随意扔着的浴袍,那不是他脱衣后的摆放习惯,转过头他看到了床头柜上的药剂和电子标签,“虽然不知道这药对瓦肯人有多少效果,不过宿醉严重的话就吃了吧。以及,房钱我付过了。”
    即使没有署名他也认得出笔迹的主人是谁。伸手拿药时他终于注意到了手上的戒指。
    关于昨晚什么都回忆不起来的Spock感觉自己需要冥想,比平时更长时间的冥想。
    不,瓦肯人不会感到恐慌。

-TBC-

小尖耳朵下回登场

评论(3)
热度(46)